<big id="h13nx"></big>

    <noframes id="h13nx">
    <output id="h13nx"><rp id="h13nx"></rp></output>
      <noframes id="h13nx">

      <b id="h13nx"><ol id="h13nx"></ol></b>
      正在閱讀:

      從美國到歐洲,金融市場正陷入巨大“囚徒困境”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從美國到歐洲,金融市場正陷入巨大“囚徒困境”

      各方都在選擇保護自身利益的行動策略,由此越來越可能催生出個體理性最終導致集體不理性的合成謬誤,并進一步加速市場信心的坍塌,這無疑就是典型的“金融危機”。

      當地時間2023年3月19日,瑞士伯爾尼省,瑞士信貸集團董事長阿克塞爾·萊曼(左)和瑞銀集團董事長科爾姆·凱萊赫在瑞銀收購瑞信的新聞發布會上。來源:視覺中國

      文丨張濤 路思遠(中國建設銀行金融市場部,僅為個人觀點)

      由美國硅谷銀行擠兌事件觸發的銀行業危機仍在發酵,而且已快速蔓延至歐洲,尤其是上周末的兩件事集中體現了此劇變。

      • 事件1:北京時間3月20日凌晨,瑞銀(UBS)最終以30億瑞郎收購了瑞信(CS),瑞士政府提供90億瑞郎擔保UBS收購后可能面臨的潛在損失,瑞士央行則提供1000億瑞郎流動性支持。另外,美聯儲、英國央行、歐洲央行、加拿大央行和瑞士央行聯合宣布增強美元流動性的安排,將7天期美元互換操作的頻率由每周提升至每天,并持續至4月底。
      • 事件2:由110家中型銀行組成的美國中型銀行聯盟(MBCA)致美國金融監管機構的一封信中表示,要求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為所有存款提供為期 2 年的保險,而之前《華爾街日報》則報道,約有186家美國銀行面臨與硅谷銀行相同的風險。MBCA的致信則表明部分銀行已經開始按照金融危機狀態來提出政策訴求。

      上述兩件事的直觀感受就是,金融危機已經來了。因為,一方面,面臨困難的銀行名單范圍仍在擴大;另一方面,救助方面已由之前的銀行業自救擴大至政府的直接救助,即市場自發的出清調整已危及到金融整體的穩定情況。對此劇變,市場已開始定價,在過去一周多時間內,2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由5.09%最低驟降至3.72%,最大降幅接近140BPs,上一次美債市場發生如此變化是在1987年“黑色星期一”危機期間;與此同時,國際金價也由1800美元/盎司快速升至近2000美元/盎司的水平,從作為典型避險資產黃金和美債的價格變化來看,顯然市場已對危機及央行們反危機的政策放松開始定價。

      目前,雖難定論金融危機是否已到來,但現狀確實距離危機(衰退)已經很近,而被稱為美債市場“新債王”的DoubleLine創始人岡拉克則公開預測美國經濟將在四個月內衰退。鑒于事態還時處在快變之中,我們還很難給出清晰的預判,不過對硅谷銀行擠兌以來,發生在金融市場的博弈變化,已經開始進行敘事梳理。

      首先,硅谷銀行與其投資人之間的“囚徒困境”是擠兌發生的直接誘因。囚徒困境是指博弈雙方間的一種特殊博弈,說明即使合作對雙方都有利時,保持合作也是困難的。在擠兌發生前,硅谷銀行已經開始通過售賣資產來籌措流動性,但隨后硅谷銀行增發股票的失敗意味著投資人開始信心動搖,并開始出于安全考慮提取硅谷銀行的存款,最終引發擠兌(具體分析參見我們的《美國政府應對硅谷銀行危機舉措的四點思考)。從博弈的角度,硅谷銀行與其投資人事利益共同體本應尋求合作下的利益最大化,但從投資人不認購增發股票和提取存款的舉動來看,屬于典型的“囚徒困境”,最終結果是硅谷銀行和投資人都受損。

      其次,瑞士信貸(CS)與其投資人之間的信任破裂直接導致其最終被瑞銀折價收購。雖然近年瑞士信貸持續被負面信息和丑聞困擾(2000年至今,瑞士信貸累計被處罰金高達114.27億美元),但今年1月份它還是獲得了沙特國銀行的投資,沙特國家銀行由此成為瑞士信貸的最大股東。然而,伴隨上周瑞信公布財報,實際上其財報已應監管要求延后公布,沙特國家銀行表示不再增資,而在此之前瑞士信貸的其他股東就已經持續在減持股份,瑞信股價也是一路下跌,加之法興、德銀、匯豐等金融機構開始限制與CS的開展新交易,最終瑞信難逃流動性危機。

      第三,硅谷銀行、瑞士信貸等涉事金融機構的債權人是最大的輸家。FDIC接管硅谷銀行只保護儲戶存款,并未對硅谷銀行的債權人利益進行保護,而瑞銀收購瑞士信貸的重要條款之一就是將價值約160億瑞郎(約折合172億美元)的瑞士信貸額外一級資本(AT1)債券減記為零,這部分債權人可謂是“血本無歸”。參照歷次銀行危機的實際情況,后續受損債權人很難通過法律渠道拿回受損的利益,估計這一次也不會例外,由此直接影響就是金融機構采取類似融資方式補充資本的難度將大幅上升,對于銀行業而言此影響無疑是雪上加霜。

      上述三個方面涉及的信息雖各有不同,但有一個共性就是信任的缺失。從過去一周各方博弈的情況,金融市場正在形成一個巨大的“囚徒困境”,即各方都在選擇保護自身利益的行動策略,由此越來越可能催生出個體理性最終導致集體不理性的合成謬誤,并進一步加速市場信心的坍塌,這無疑就是典型的“金融危機”。

      如何盡快打破此困境,就成為當前各國政府和中央銀行的首要任務。然而,這一次更麻煩的是,首先,阻斷危機的資金無疑是對納稅人利益的又一次侵蝕;其次,與2008年反危機不同,本次反危機還要冒著通脹失控的巨大風險,而通脹則關乎所有人的福利。由此,擺在各國政府和央行面前,必須在“華爾街”們、納稅人、社會成員全體三者間做出權衡,無論隨后怎么權衡,對于當前的金融市場而言,都是風聲鶴唳。

       

       

      參考:

      美國政府應對硅谷銀行危機舉措的四點思考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責編郵箱:yanguihua@jiemian.com。)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瑞士信貸

      3.1k
      • 瑞信前大中華區CEO杜英樹出任三井住友銀行亞太區副主管
      • 瑞銀稱2026年將完成和瑞信的整合,中國仍是重要市場

      評論

      暫無評論哦,快來評價一下吧!

      下載界面新聞

      微信公眾號

      微博

      從美國到歐洲,金融市場正陷入巨大“囚徒困境”

      各方都在選擇保護自身利益的行動策略,由此越來越可能催生出個體理性最終導致集體不理性的合成謬誤,并進一步加速市場信心的坍塌,這無疑就是典型的“金融危機”。

      當地時間2023年3月19日,瑞士伯爾尼省,瑞士信貸集團董事長阿克塞爾·萊曼(左)和瑞銀集團董事長科爾姆·凱萊赫在瑞銀收購瑞信的新聞發布會上。來源:視覺中國

      文丨張濤 路思遠(中國建設銀行金融市場部,僅為個人觀點)

      由美國硅谷銀行擠兌事件觸發的銀行業危機仍在發酵,而且已快速蔓延至歐洲,尤其是上周末的兩件事集中體現了此劇變。

      • 事件1:北京時間3月20日凌晨,瑞銀(UBS)最終以30億瑞郎收購了瑞信(CS),瑞士政府提供90億瑞郎擔保UBS收購后可能面臨的潛在損失,瑞士央行則提供1000億瑞郎流動性支持。另外,美聯儲、英國央行、歐洲央行、加拿大央行和瑞士央行聯合宣布增強美元流動性的安排,將7天期美元互換操作的頻率由每周提升至每天,并持續至4月底。
      • 事件2:由110家中型銀行組成的美國中型銀行聯盟(MBCA)致美國金融監管機構的一封信中表示,要求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為所有存款提供為期 2 年的保險,而之前《華爾街日報》則報道,約有186家美國銀行面臨與硅谷銀行相同的風險。MBCA的致信則表明部分銀行已經開始按照金融危機狀態來提出政策訴求。

      上述兩件事的直觀感受就是,金融危機已經來了。因為,一方面,面臨困難的銀行名單范圍仍在擴大;另一方面,救助方面已由之前的銀行業自救擴大至政府的直接救助,即市場自發的出清調整已危及到金融整體的穩定情況。對此劇變,市場已開始定價,在過去一周多時間內,2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由5.09%最低驟降至3.72%,最大降幅接近140BPs,上一次美債市場發生如此變化是在1987年“黑色星期一”危機期間;與此同時,國際金價也由1800美元/盎司快速升至近2000美元/盎司的水平,從作為典型避險資產黃金和美債的價格變化來看,顯然市場已對危機及央行們反危機的政策放松開始定價。

      目前,雖難定論金融危機是否已到來,但現狀確實距離危機(衰退)已經很近,而被稱為美債市場“新債王”的DoubleLine創始人岡拉克則公開預測美國經濟將在四個月內衰退。鑒于事態還時處在快變之中,我們還很難給出清晰的預判,不過對硅谷銀行擠兌以來,發生在金融市場的博弈變化,已經開始進行敘事梳理。

      首先,硅谷銀行與其投資人之間的“囚徒困境”是擠兌發生的直接誘因。囚徒困境是指博弈雙方間的一種特殊博弈,說明即使合作對雙方都有利時,保持合作也是困難的。在擠兌發生前,硅谷銀行已經開始通過售賣資產來籌措流動性,但隨后硅谷銀行增發股票的失敗意味著投資人開始信心動搖,并開始出于安全考慮提取硅谷銀行的存款,最終引發擠兌(具體分析參見我們的《美國政府應對硅谷銀行危機舉措的四點思考)。從博弈的角度,硅谷銀行與其投資人事利益共同體本應尋求合作下的利益最大化,但從投資人不認購增發股票和提取存款的舉動來看,屬于典型的“囚徒困境”,最終結果是硅谷銀行和投資人都受損。

      其次,瑞士信貸(CS)與其投資人之間的信任破裂直接導致其最終被瑞銀折價收購。雖然近年瑞士信貸持續被負面信息和丑聞困擾(2000年至今,瑞士信貸累計被處罰金高達114.27億美元),但今年1月份它還是獲得了沙特國銀行的投資,沙特國家銀行由此成為瑞士信貸的最大股東。然而,伴隨上周瑞信公布財報,實際上其財報已應監管要求延后公布,沙特國家銀行表示不再增資,而在此之前瑞士信貸的其他股東就已經持續在減持股份,瑞信股價也是一路下跌,加之法興、德銀、匯豐等金融機構開始限制與CS的開展新交易,最終瑞信難逃流動性危機。

      第三,硅谷銀行、瑞士信貸等涉事金融機構的債權人是最大的輸家。FDIC接管硅谷銀行只保護儲戶存款,并未對硅谷銀行的債權人利益進行保護,而瑞銀收購瑞士信貸的重要條款之一就是將價值約160億瑞郎(約折合172億美元)的瑞士信貸額外一級資本(AT1)債券減記為零,這部分債權人可謂是“血本無歸”。參照歷次銀行危機的實際情況,后續受損債權人很難通過法律渠道拿回受損的利益,估計這一次也不會例外,由此直接影響就是金融機構采取類似融資方式補充資本的難度將大幅上升,對于銀行業而言此影響無疑是雪上加霜。

      上述三個方面涉及的信息雖各有不同,但有一個共性就是信任的缺失。從過去一周各方博弈的情況,金融市場正在形成一個巨大的“囚徒困境”,即各方都在選擇保護自身利益的行動策略,由此越來越可能催生出個體理性最終導致集體不理性的合成謬誤,并進一步加速市場信心的坍塌,這無疑就是典型的“金融危機”。

      如何盡快打破此困境,就成為當前各國政府和中央銀行的首要任務。然而,這一次更麻煩的是,首先,阻斷危機的資金無疑是對納稅人利益的又一次侵蝕;其次,與2008年反危機不同,本次反危機還要冒著通脹失控的巨大風險,而通脹則關乎所有人的福利。由此,擺在各國政府和央行面前,必須在“華爾街”們、納稅人、社會成員全體三者間做出權衡,無論隨后怎么權衡,對于當前的金融市場而言,都是風聲鶴唳。

       

       

      參考:

      美國政府應對硅谷銀行危機舉措的四點思考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責編郵箱:yanguihua@jiemian.com。)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加勒比久久HEYZO|4444kk亚洲人成电影|色舞月亚洲综合一区二区|24小时日本在线www免费看

        <big id="h13nx"></big>

        <noframes id="h13nx">
        <output id="h13nx"><rp id="h13nx"></rp></output>
          <noframes id="h13nx">

          <b id="h13nx"><ol id="h13nx"></ol></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