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h13nx"></big>

    <noframes id="h13nx">
    <output id="h13nx"><rp id="h13nx"></rp></output>
      <noframes id="h13nx">

      <b id="h13nx"><ol id="h13nx"></ol></b>
      正在閱讀:

      “白色石油”價格加速俯沖,鋰電產業鏈會怎么走?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白色石油”價格加速俯沖,鋰電產業鏈會怎么走?

      鋰價數月來為何暴跌?何時才能觸底?到今年年底,碳酸鋰價格或跌至15萬元/噸以內,2024年最低價格或達5萬元/噸。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界面新聞記者 | 王勇

      在鋰離子電池尚未流行之前,鋰金屬往往被稱為“工業味精”,應用場景和需求非常有限。隨著鋰離子電池以及電動車的興起,鋰金屬一躍成為“白色石油”,身價倍增。

      過去數年間,主要產品碳酸鋰經歷了劇烈波動。2019年,碳酸鋰價格約7萬元/噸,2020年曾出現4.7萬元/噸的低谷,從2021年開始,碳酸鋰價格快速攀升,連續破關至去年11月60萬元/噸的至高點。

      從今年年初開始,新能源車掀起價格戰,作為產業鏈核心原材料的碳酸鋰,價格也開始暴跌不止,鋰電產業鏈蒙上了一層厚重的陰霾。

      截至目前,碳酸鋰價格已跌至28萬元/噸以下,特別是今年3月下旬,連續每日萬元以上的降價幅度,引發市場擔憂。影響范圍并不局限于碳酸鋰這一環節,上游鋰礦開采、下游正極材料、動力電池以及電動車均有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近幾個月內,鋰價為何暴跌一半?它會繼續下跌嗎?何時才能觸底?對產業鏈上下游又帶來了哪些影響?又該如何使鋰價回歸正常價值區間?

      就這些話題,界面新聞邀請了位行業專家就鋰電產業鏈相關議題進行討論。他們分別是江西國軒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研究院副院長黃忠喜,真鋰研究創始人、總裁墨柯。

      以下為對話實錄,刊發時有所刪節。

      界面新聞:碳酸鋰價格已較去年高點跌去一半,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為何在今年3月出現加速下跌的情況?

      黃忠喜:最主要原因是供需關系影響了價格。

      從2023年起,實施了13年的國家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終結。去年底,鋰電新能源車銷量出現了一個高峰,這實際上是提前收割了2023年的預期銷售額。

      近期燃油車降價銷售,也直接影響到消費者的購買選擇。1-3月的新能源車銷量數據并不樂觀,需求低迷,直接影響到碳酸鋰這一核心產品的價格。

      墨柯除供需因素外,去年積累的高庫存,也影響到了今年一季度的價格走勢。

      2022年,鋰鹽、動力電池生產旺盛,中國市場的動力電池庫存可能高達200 GWh,2023年一季度需求不振,行業去庫存壓力逐漸增加,供應端的價格強勢地位逐漸降低,這也導致碳酸鋰價格下降幅度越來越大。

      界面新聞:那鋰價是否還會繼續下跌,有沒有可能跌破20萬元/噸?碳酸鋰合理價格水平是多少?

      黃忠喜碳酸鋰價格還沒有探底,市場悲觀情緒仍在延續。幾大主流企業對上游礦山、碳酸鋰產能的投資仍在持續加大,有機構數據表明,到2025年全球碳酸鋰產能可達260萬噸左右,市場需求僅有180萬噸,面臨過剩的局面。

      近期在與其他主流企業溝通中了解到,去年11月價格高位時,碳酸鋰一頓難求;近期價格持續下跌的過程中,鋰鹽、鋰礦大量拋售的情況比比皆是。在此情況下,碳酸鋰下降的態勢顯然還沒有到底。

      墨柯:預計年底碳酸鋰價格可能會跌至15萬元/噸以內,2024年的碳酸鋰最低價格可能會達到5萬元/噸左右。

      碳酸鋰價格在10萬元/噸以下,對產業鏈是比較友好,超過一半的鋰資源企業可以獲益,但對于高成本拿礦的企業來說,就會有成本壓力。在此價格水平下,一些碳酸鋰供應商會因為支撐不下去而退出,最終將使總體產能在新增與淘汰中找到供需的平衡。

      界面新聞:怎么才能讓鋰價回歸到正常價值區間?現在的鋰產業鏈是否已達到健康成熟的階段?

      黃忠喜對于產業鏈不同角色來說,合理的區間并不一致。上游資源端希望鋰價越高越高,電池和整車商則希望越低越好。

      從成本看,鹽湖鹵水提鋰通常在3萬元/噸,鋰輝石提鋰約在5萬-6萬元/噸,云母提鋰約在10萬元/噸。如果要保證多條路線的企業都能活下去并能保持一定利潤,碳酸鋰價格應在10-15萬元/噸之間。

      碳酸鋰價格下跌,但目前傳導至動力電池以及電動車的幅度很有限。在特斯拉領銜降價的情況下,消費者也在觀望電動車的進一步行情,價格若進一步回調,或許會給銷量帶來一定利好。

      墨柯鋰產業鏈一直是相對成熟的,但從過去一個周期看,確實出現了一些系統性問題,導致了極端價格的出現。如果真的要走向健康發展,或許還需要時間,再經歷1-2個周期,在這一過程中加速洗牌,后續市場參與者面對市場供需波動也會更加理性。

      界面新聞:面對鋰價下降,產業鏈上下游反映如何?有沒有哪些環節是獲益的?

      黃忠喜除了“鋰礦開采-選礦-鋰加工-正極材料/電解液-動力電池-電動車-消費者”這一看得見的產業鏈外,還有裝備設備、金融機構等參與者。

      在鋰價上漲至60萬元/噸的過程中,資本推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據不完全統計,在鋰價高位時,比亞迪(002594.SZ)、寧德時代(300750.SZ)等大企業在前段礦產環節投資超過萬億,設備訂單周期超過半年。

      目前已經有一些機會在逐漸顯現,比如非洲礦山的開發合作機會等。選礦企業的處境則較為危險,要么面臨逐步出局,要么尋求與大廠合作。

      墨柯從上下游反應來看,處于價格越下跌越觀望的情況。正極材料企業基本不再囤貨或者大肆采購,這也在一定程度加速了碳酸鋰價格的下滑。

      碳酸鋰價格下跌有利也有弊。需求端雖然會因鋰價下跌降低成本,但也導致更加難處理手中在高位囤積的庫存,供應方顯然也會因為價格下跌導致利潤率降低。對于不同企業,影響程度也不一樣。

      界面新聞:碳酸鋰價格下跌后,普遍的邏輯是鋰電池乃至電動車的成本也會下降。下游成本是否已有了明顯的實際變化?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寧德時代

      6.9k
      • 公告快評| 年賺超420億元,寧德時代面臨更多挑戰
      • 打新早報| A股首家電池連接系統廠商西典新能今日申購,寧德時代是最大客戶

      評論

      暫無評論哦,快來評價一下吧!

      下載界面新聞

      微信公眾號

      微博

      “白色石油”價格加速俯沖,鋰電產業鏈會怎么走?

      鋰價數月來為何暴跌?何時才能觸底?到今年年底,碳酸鋰價格或跌至15萬元/噸以內,2024年最低價格或達5萬元/噸。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界面新聞記者 | 王勇

      在鋰離子電池尚未流行之前,鋰金屬往往被稱為“工業味精”,應用場景和需求非常有限。隨著鋰離子電池以及電動車的興起,鋰金屬一躍成為“白色石油”,身價倍增。

      過去數年間,主要產品碳酸鋰經歷了劇烈波動。2019年,碳酸鋰價格約7萬元/噸,2020年曾出現4.7萬元/噸的低谷,從2021年開始,碳酸鋰價格快速攀升,連續破關至去年11月60萬元/噸的至高點。

      從今年年初開始,新能源車掀起價格戰,作為產業鏈核心原材料的碳酸鋰,價格也開始暴跌不止,鋰電產業鏈蒙上了一層厚重的陰霾。

      截至目前,碳酸鋰價格已跌至28萬元/噸以下,特別是今年3月下旬,連續每日萬元以上的降價幅度,引發市場擔憂。影響范圍并不局限于碳酸鋰這一環節,上游鋰礦開采、下游正極材料、動力電池以及電動車均有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近幾個月內,鋰價為何暴跌一半?它會繼續下跌嗎?何時才能觸底?對產業鏈上下游又帶來了哪些影響?又該如何使鋰價回歸正常價值區間?

      就這些話題,界面新聞邀請了位行業專家就鋰電產業鏈相關議題進行討論。他們分別是江西國軒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研究院副院長黃忠喜,真鋰研究創始人、總裁墨柯。

      以下為對話實錄,刊發時有所刪節。

      界面新聞:碳酸鋰價格已較去年高點跌去一半,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為何在今年3月出現加速下跌的情況?

      黃忠喜:最主要原因是供需關系影響了價格。

      從2023年起,實施了13年的國家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終結。去年底,鋰電新能源車銷量出現了一個高峰,這實際上是提前收割了2023年的預期銷售額。

      近期燃油車降價銷售,也直接影響到消費者的購買選擇。1-3月的新能源車銷量數據并不樂觀,需求低迷,直接影響到碳酸鋰這一核心產品的價格。

      墨柯除供需因素外,去年積累的高庫存,也影響到了今年一季度的價格走勢。

      2022年,鋰鹽、動力電池生產旺盛,中國市場的動力電池庫存可能高達200 GWh,2023年一季度需求不振,行業去庫存壓力逐漸增加,供應端的價格強勢地位逐漸降低,這也導致碳酸鋰價格下降幅度越來越大。

      界面新聞:那鋰價是否還會繼續下跌,有沒有可能跌破20萬元/噸?碳酸鋰合理價格水平是多少?

      黃忠喜碳酸鋰價格還沒有探底,市場悲觀情緒仍在延續。幾大主流企業對上游礦山、碳酸鋰產能的投資仍在持續加大,有機構數據表明,到2025年全球碳酸鋰產能可達260萬噸左右,市場需求僅有180萬噸,面臨過剩的局面。

      近期在與其他主流企業溝通中了解到,去年11月價格高位時,碳酸鋰一頓難求;近期價格持續下跌的過程中,鋰鹽、鋰礦大量拋售的情況比比皆是。在此情況下,碳酸鋰下降的態勢顯然還沒有到底。

      墨柯:預計年底碳酸鋰價格可能會跌至15萬元/噸以內,2024年的碳酸鋰最低價格可能會達到5萬元/噸左右。

      碳酸鋰價格在10萬元/噸以下,對產業鏈是比較友好,超過一半的鋰資源企業可以獲益,但對于高成本拿礦的企業來說,就會有成本壓力。在此價格水平下,一些碳酸鋰供應商會因為支撐不下去而退出,最終將使總體產能在新增與淘汰中找到供需的平衡。

      界面新聞:怎么才能讓鋰價回歸到正常價值區間?現在的鋰產業鏈是否已達到健康成熟的階段?

      黃忠喜對于產業鏈不同角色來說,合理的區間并不一致。上游資源端希望鋰價越高越高,電池和整車商則希望越低越好。

      從成本看,鹽湖鹵水提鋰通常在3萬元/噸,鋰輝石提鋰約在5萬-6萬元/噸,云母提鋰約在10萬元/噸。如果要保證多條路線的企業都能活下去并能保持一定利潤,碳酸鋰價格應在10-15萬元/噸之間。

      碳酸鋰價格下跌,但目前傳導至動力電池以及電動車的幅度很有限。在特斯拉領銜降價的情況下,消費者也在觀望電動車的進一步行情,價格若進一步回調,或許會給銷量帶來一定利好。

      墨柯鋰產業鏈一直是相對成熟的,但從過去一個周期看,確實出現了一些系統性問題,導致了極端價格的出現。如果真的要走向健康發展,或許還需要時間,再經歷1-2個周期,在這一過程中加速洗牌,后續市場參與者面對市場供需波動也會更加理性。

      界面新聞:面對鋰價下降,產業鏈上下游反映如何?有沒有哪些環節是獲益的?

      黃忠喜除了“鋰礦開采-選礦-鋰加工-正極材料/電解液-動力電池-電動車-消費者”這一看得見的產業鏈外,還有裝備設備、金融機構等參與者。

      在鋰價上漲至60萬元/噸的過程中,資本推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據不完全統計,在鋰價高位時,比亞迪(002594.SZ)、寧德時代(300750.SZ)等大企業在前段礦產環節投資超過萬億,設備訂單周期超過半年。

      目前已經有一些機會在逐漸顯現,比如非洲礦山的開發合作機會等。選礦企業的處境則較為危險,要么面臨逐步出局,要么尋求與大廠合作。

      墨柯從上下游反應來看,處于價格越下跌越觀望的情況。正極材料企業基本不再囤貨或者大肆采購,這也在一定程度加速了碳酸鋰價格的下滑。

      碳酸鋰價格下跌有利也有弊。需求端雖然會因鋰價下跌降低成本,但也導致更加難處理手中在高位囤積的庫存,供應方顯然也會因為價格下跌導致利潤率降低。對于不同企業,影響程度也不一樣。

      界面新聞:碳酸鋰價格下跌后,普遍的邏輯是鋰電池乃至電動車的成本也會下降。下游成本是否已有了明顯的實際變化?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加勒比久久HEYZO|4444kk亚洲人成电影|色舞月亚洲综合一区二区|24小时日本在线www免费看

        <big id="h13nx"></big>

        <noframes id="h13nx">
        <output id="h13nx"><rp id="h13nx"></rp></output>
          <noframes id="h13nx">

          <b id="h13nx"><ol id="h13nx"></ol></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