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h13nx"></big>

    <noframes id="h13nx">
    <output id="h13nx"><rp id="h13nx"></rp></output>
      <noframes id="h13nx">

      <b id="h13nx"><ol id="h13nx"></ol></b>
      正在閱讀:

      馬保國“偷襲”直播間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馬保國“偷襲”直播間

      “五連鞭”VS“七連封”。

      文|字母榜  薛亞萍

      編輯|畢安娣

      愚人節當天,1198萬人在直播間欣賞72歲老年人表演“中國功夫”。

      4月1日,時隔兩年重返互聯網的馬保國在抖音開啟了直播帶貨,一邊講解賣貨“少喝一瓶酒,買個十件、二十件衣服”“57%的大米,26%的蝦肉”;一邊講述自己曾經的武打經歷,“我在英國的時候,二百多斤的大理石都弄不動我”,說到激情處還要現場演繹一下,找來直播間一個有勁兒的小伙子開始比劃。

      鏡頭里的馬保國伸出一只手,讓直播間工作人員兩手“合抱”他的一只手“一只手不行,要兩個手”,馬保國則來回推拉工作人員的手,一拉一推,隨著一聲“走”,工作人員就被馬保國推出直播畫面了,最后馬保國總結:“這就是中國功夫,接化發,借力發力?!?/p>

      引得直播間工作人員大笑之外,直播間觀眾也在彈幕起哄大笑。還有直播間網友表示“馬老師打個五連鞭我就買”,馬保國也迎合網友,“突破十萬單,我就打個五連鞭”,也因此這樣的演武畫面,在馬保國的直播間時不時都要上演一場。直播間網友更是刷屏馬保國昔日金句:“耗子尾汁”“接化發”“發生甚么事了”......

      飛瓜數據顯示,4月1日,馬保國連開六場直播,累計直播時長近4個小時,有1198萬人次沖進直播間,直播間最高在線人數達到20萬,一天漲粉14萬。

      這是什么概念?當晚有羅永浩坐鎮的交個朋友抖音直播間有1360萬人次觀看,最高在線人數15萬;當天直播了17個小時的東方甄選,一天累計觀看人數670萬,最高在線人數在3萬。

      時隔兩年,在這個頂流如流星般轉瞬即逝的今天,馬保國依然沒有被互聯網忘記。

      遙想2020年的年尾,這位自稱“渾源形意太極拳掌門人”的老年人,以滑稽搞笑的小丑形象掀起了一場互聯網的“審丑”狂歡。馬保國也和同時期因審美而走紅的丁真并稱為互聯網兩大頂流。僅在B站,與他相關的視頻數量就超過了2.9萬,播放量超過9億。

      如今,丁真已經不再爆火,消失兩年的馬保國卻再掀波瀾。實際上,3月29日,馬保國在抖音的一場四十六分鐘直播,就吸引了超過500萬人次來直播間,直播間最高在線人數突破24萬。作為對比,丁真2月16日抖音直播一個半小時有150萬人次觀看,直播間最高在線人數2.6萬。

      馬保國這次幾乎是全平臺復活,在抖音、視頻號、快手都有自己的社交賬號,并且多條視頻點贊量突破10萬+。從視頻發布時間來看,馬保國在去年11月21日就開始在社交平臺重新活躍。

      在當代網絡審丑中充當了丑角的網絡紅人并不少,從鳳姐到芙蓉姐姐,再從切格瓦拉到眉毛哥“小吳”,成為年輕人精神和情緒宣泄的出口。從某種意義上講,在這個網絡審丑時代,“馬保國”從未消失過。

      不過直播帶貨這條路上,馬保國前路坎坷。僅就4月1日當天的直播,就一度由于投訴導致直播間多次被封禁。從早上十點到晚上八點下播,直播一度中斷六次。直到晚上近八點,第六次開播三分鐘再次被封禁而結束當天直播。

      A.

      “朋友們好,我叫馬什么國,生命在于運動,一定要動起來,我70歲了,身體這么棒,還能打五連鞭”。

      2022年11月21日晚,隨著一段對著鏡頭邊說邊展示“五連鞭”的自我介紹,在互聯網上消失兩年已久的馬保國,突然在各大社交平臺上悄然“復活”,開通社交賬號。

      在抖音上,馬保國的這條視頻有1.6萬的點贊量;在視頻號上,這條視頻獲得了1.2萬的轉發量;在快手上也有超過8000的點贊量。截至目前,馬保國在抖音已經發布了190個視頻,而且擁有190萬粉絲;在快手上也發布了184個視頻,獲得了88萬粉絲。

      馬保國的粉絲偏一二線城市的男性群體。據灰豚數據顯示,馬保國現在的抖音粉絲中,男性占96%,女性為4%。年齡構成方面以24-40歲的青年群體為主,占比達70%。直播觀眾主要以廣東、山東以及北京為主,占比近40%。

      然而,馬保國并沒有在兩年前自己爆火的發源地B站開通個人賬號。這或許與兩年前馬保國被B站封號有關。

      在被官媒點名、B站封禁賬號后,曾有一段疑似馬保國在粉絲群里的錄音流傳出來,是馬保國痛斥B站,“B站侮辱我,侵犯我的人權,他們利用我的頭像生意搞視頻”“B站這伙年輕人很過分,我沒有起訴他,就是給他們面子?!?/p>

      不過盡管如此,這并不影響馬保國視頻在B站的影響力,隨著馬保國的“復活”,在B站上,和馬保國相關的視頻仍然具有高播放量,比如一位UP主在今年3月11日上傳了一條不到三分鐘的馬保國視頻,播放量達到了308萬。

      從數據上來看,馬保國并沒有被互聯網遺忘。

      馬保國的走紅要追溯到2020年11月,“年輕人不講武德”“我勸你耗子尾汁”“接化發”的“馬學”從B站悄然走紅至整個社交網絡。馬保國現象開始屠版整個社交網絡,不僅成為B站鬼畜區的頂流,更是和當時在抖音火起來的丁真并稱為互聯網圈的兩大頂流。當時在抖音上,與馬保國相關的內容就超過50億次播放。

      然而馬保國現象終究導致官媒下場批評,B站封禁了馬保國賬號。

      2020年11月15日,馬保國通過微博宣布退隱。此后,也很少再有人去關注馬保國去哪了,不過他的表情包依然在年輕人中流傳。

      隱退于互聯網的馬保國,生活并未平靜。去年年底,在接受《封面新聞》采訪時,馬保國說,他的武館經常因為被舉報而面臨各種檢查,后來就關店了。

      “黑紅黑紅的”馬保國,一直活在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中。實際上,在直播中比劃中國功夫,并不是重返互聯網的馬保國第一次在眾人面前出風頭,回歸的馬保國已經“變相”走上了國際舞臺。

      今年3月,馬保國被一位網友用40美金直接送到了美國紐約時代廣場的巨幅廣告板上。15秒的視頻里,馬保國向全世界展示了他自創的“閃電五連鞭”。

      馬保國在社交媒體上回應了這件事,表示視頻展示了五連鞭,讓外國人知道中國獨有的功夫,是好事,但是另一方面,“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轉發我的五連鞭是不是侵權”?

      B.

      在這個時代,流量就是金錢,對馬保國來說也不例外。

      無論是到海外開班授課,回國后立起所謂的“武術大師”人設,還是被人一拳KO成武林笑柄,最后以69歲高齡的“失敗者小丑”形象爆紅網絡,馬保國的發展最終都指向了利益。

      在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馬保國曾解釋自己出國賺錢是為了還錢。2002年,馬保國的兒子出國留學借了十多萬。而當時已經48歲的馬保國,一家子一個月工資合計2000元左右,光是還錢就需要十幾年,這才讓他產生了去國外教習武術賺錢的想法,以至于發展到在國外開了個武館收學費。

      2007年,56歲的他回國,為了更好的立人設,還拍攝了他和兩個英國搏擊冠軍對打輸給自己的視頻做宣傳。一邊創立渾元形意太極門,廣招學徒;一邊出書《我在英國教功夫》賺錢。

      可以說,馬保國一直費盡心力樹立權威能打的人設。這才有了2020年,馬保國這位“武術大師”被“一拳KO”的反差效果,“被揍得鼻青臉腫還要一本正經解釋”的視頻使他成為社交平臺甚至是整個互聯網的調侃對象。

      然而火不過一個月,馬保國就消失在了那個冬天的互聯網中,賺錢的希望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在“消失”的時間里,馬保國并沒有躺平。宣布隱退的第二天,馬保國就宣布要投身影視圈出演電影《少年功夫王》,這部電影大概講述的是一位少年克服各種困難,最終在拳臺上贏了對手,也贏得了對手尊重的故事。

      有意思的是,這兩個結局都是馬保國在現實生活中無法實現的。這部原本計劃于2021年上映的電影,早就通過了電影備案,結果卻一推再推,最后了無音訊,直到2023年都還沒有上映。

      就在今年2月份,演武堂的微信公眾號發文“院線電影《少年功夫王》即將啟動”,文中解釋了由于疫情沒能開機,元宵節后正式啟動項目。底下仍然有網友追問:馬老師出演嗎?

      現在看來,這部影片或許還能等著馬保國重回互聯網頂流的這一天。如今,馬保國繼續出來賺錢,靠著“閃電五連鞭”圈粉的他,已經瞄向了直播帶貨。

      2022年年底,接受《封面新聞》采訪時,馬保國說自己絕不直播,絕不帶貨。當時馬保國還說,自己是受短視頻平臺主動邀請才開的賬號。言外之意,是視頻平臺看中了馬保國的流量。

      然而,兩個多月后,馬保國就在自己的直播中開始帶貨。飛瓜數據顯示,今年3月12日凌晨一點左右,馬保國一邊閑聊,一邊在直播間熱賣家居用品,當時有超過六千人涌進直播間,盡管馬保國并沒有對商品進行任何講解。但是仍然有粉絲為馬保國買單,銷售額750-1000元。

      如果說這場直播帶貨是試水,那么4月1日馬保國的直播帶貨,就能看到他一舉投身直播帶貨這個行業賺錢的決心:在“接化發”的有??駳g中,馬保國賣力推銷。

      C.

      人們依然對馬保國現象褒貶不一??吹綇统鰵w來的馬保國,有人說:“如果嘩眾取寵的價值觀被人敬佩,是世道的悲哀?!?/p>

      而有人同情馬保國,“如果讓我扮小丑給妻兒賺錢,我肯定做不到”;有人認為他是時代的產物,互聯網時代造就了許多“小丑”,他們看似愚蠢,實則是在扮演小丑,而互聯網讓“小丑”得以變現。

      在互聯網時代,的確有不少人愿意為“流量丑角”而買單。比如早期的芙蓉姐姐,一度有經紀公司找上門找她簽約,接商演、出演網絡短劇、推出個人單曲,甚至舉辦演唱會,將流量變現。

      馬保國也正在嘗試將“諷刺”和“嘲笑”轉化為“收益”。在馬保國的帶貨直播間,網友為他買單,不斷有人大呼“馬老師給我們快樂”“必須支持馬大師的精神”“馬老師是飽經滄桑的武術家”“信馬老師得永生”......

      年輕人全然是推崇馬保國嗎?倒也未必,不過是馬保國現象契合了當代年輕人的自黑和自嘲心態?;蛟S如意大利作家翁貝托·艾柯曾在《丑的歷史》中寫道,我們可以吊詭地說,嚴肅和陰郁是健康的樂觀主義者的特權,笑聲則是在悲觀中辛苦度日者的良藥。當越來越多的人得知馬保國開始直播帶貨的時候,他們也要在直播間感慨一句:小丑竟是我自己。

      不過,馬保國的“小丑”變現還存在一些問題。

      馬保國直播帶貨的銷售額和銷量并不亮眼。飛瓜數據顯示,4月1日,馬保國直播間的銷售額在25~50萬。其中銷量最好的是一款售價9.9元的蝦肉餅,銷量為7500-1萬單,銷售額累計7.5萬-10萬;直播間服飾銷量大多在500單左右,一些售價9.9元的產品,如嬰幼兒濕巾、白鞋清洗劑銷量都在50單以下。

      與其直播間的觀看數與漲粉數相比,馬保國以直播帶貨的方式流量變現的效率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換句話說,單純來看熱鬧的人太多了。

      另一方面,直播間屢屢因投訴被封禁,也表示著馬保國的“小丑”變現面臨的問題沒有解決?!昂诩t”雖然有效,但就好像走鋼絲,馬保國如何避免像兩年前一樣掉下鋼絲?

      本文為轉載內容,授權事宜請聯系原著作權人。

      評論

      暫無評論哦,快來評價一下吧!

      下載界面新聞

      微信公眾號

      微博

      馬保國“偷襲”直播間

      “五連鞭”VS“七連封”。

      文|字母榜  薛亞萍

      編輯|畢安娣

      愚人節當天,1198萬人在直播間欣賞72歲老年人表演“中國功夫”。

      4月1日,時隔兩年重返互聯網的馬保國在抖音開啟了直播帶貨,一邊講解賣貨“少喝一瓶酒,買個十件、二十件衣服”“57%的大米,26%的蝦肉”;一邊講述自己曾經的武打經歷,“我在英國的時候,二百多斤的大理石都弄不動我”,說到激情處還要現場演繹一下,找來直播間一個有勁兒的小伙子開始比劃。

      鏡頭里的馬保國伸出一只手,讓直播間工作人員兩手“合抱”他的一只手“一只手不行,要兩個手”,馬保國則來回推拉工作人員的手,一拉一推,隨著一聲“走”,工作人員就被馬保國推出直播畫面了,最后馬保國總結:“這就是中國功夫,接化發,借力發力?!?/p>

      引得直播間工作人員大笑之外,直播間觀眾也在彈幕起哄大笑。還有直播間網友表示“馬老師打個五連鞭我就買”,馬保國也迎合網友,“突破十萬單,我就打個五連鞭”,也因此這樣的演武畫面,在馬保國的直播間時不時都要上演一場。直播間網友更是刷屏馬保國昔日金句:“耗子尾汁”“接化發”“發生甚么事了”......

      飛瓜數據顯示,4月1日,馬保國連開六場直播,累計直播時長近4個小時,有1198萬人次沖進直播間,直播間最高在線人數達到20萬,一天漲粉14萬。

      這是什么概念?當晚有羅永浩坐鎮的交個朋友抖音直播間有1360萬人次觀看,最高在線人數15萬;當天直播了17個小時的東方甄選,一天累計觀看人數670萬,最高在線人數在3萬。

      時隔兩年,在這個頂流如流星般轉瞬即逝的今天,馬保國依然沒有被互聯網忘記。

      遙想2020年的年尾,這位自稱“渾源形意太極拳掌門人”的老年人,以滑稽搞笑的小丑形象掀起了一場互聯網的“審丑”狂歡。馬保國也和同時期因審美而走紅的丁真并稱為互聯網兩大頂流。僅在B站,與他相關的視頻數量就超過了2.9萬,播放量超過9億。

      如今,丁真已經不再爆火,消失兩年的馬保國卻再掀波瀾。實際上,3月29日,馬保國在抖音的一場四十六分鐘直播,就吸引了超過500萬人次來直播間,直播間最高在線人數突破24萬。作為對比,丁真2月16日抖音直播一個半小時有150萬人次觀看,直播間最高在線人數2.6萬。

      馬保國這次幾乎是全平臺復活,在抖音、視頻號、快手都有自己的社交賬號,并且多條視頻點贊量突破10萬+。從視頻發布時間來看,馬保國在去年11月21日就開始在社交平臺重新活躍。

      在當代網絡審丑中充當了丑角的網絡紅人并不少,從鳳姐到芙蓉姐姐,再從切格瓦拉到眉毛哥“小吳”,成為年輕人精神和情緒宣泄的出口。從某種意義上講,在這個網絡審丑時代,“馬保國”從未消失過。

      不過直播帶貨這條路上,馬保國前路坎坷。僅就4月1日當天的直播,就一度由于投訴導致直播間多次被封禁。從早上十點到晚上八點下播,直播一度中斷六次。直到晚上近八點,第六次開播三分鐘再次被封禁而結束當天直播。

      A.

      “朋友們好,我叫馬什么國,生命在于運動,一定要動起來,我70歲了,身體這么棒,還能打五連鞭”。

      2022年11月21日晚,隨著一段對著鏡頭邊說邊展示“五連鞭”的自我介紹,在互聯網上消失兩年已久的馬保國,突然在各大社交平臺上悄然“復活”,開通社交賬號。

      在抖音上,馬保國的這條視頻有1.6萬的點贊量;在視頻號上,這條視頻獲得了1.2萬的轉發量;在快手上也有超過8000的點贊量。截至目前,馬保國在抖音已經發布了190個視頻,而且擁有190萬粉絲;在快手上也發布了184個視頻,獲得了88萬粉絲。

      馬保國的粉絲偏一二線城市的男性群體。據灰豚數據顯示,馬保國現在的抖音粉絲中,男性占96%,女性為4%。年齡構成方面以24-40歲的青年群體為主,占比達70%。直播觀眾主要以廣東、山東以及北京為主,占比近40%。

      然而,馬保國并沒有在兩年前自己爆火的發源地B站開通個人賬號。這或許與兩年前馬保國被B站封號有關。

      在被官媒點名、B站封禁賬號后,曾有一段疑似馬保國在粉絲群里的錄音流傳出來,是馬保國痛斥B站,“B站侮辱我,侵犯我的人權,他們利用我的頭像生意搞視頻”“B站這伙年輕人很過分,我沒有起訴他,就是給他們面子?!?/p>

      不過盡管如此,這并不影響馬保國視頻在B站的影響力,隨著馬保國的“復活”,在B站上,和馬保國相關的視頻仍然具有高播放量,比如一位UP主在今年3月11日上傳了一條不到三分鐘的馬保國視頻,播放量達到了308萬。

      從數據上來看,馬保國并沒有被互聯網遺忘。

      馬保國的走紅要追溯到2020年11月,“年輕人不講武德”“我勸你耗子尾汁”“接化發”的“馬學”從B站悄然走紅至整個社交網絡。馬保國現象開始屠版整個社交網絡,不僅成為B站鬼畜區的頂流,更是和當時在抖音火起來的丁真并稱為互聯網圈的兩大頂流。當時在抖音上,與馬保國相關的內容就超過50億次播放。

      然而馬保國現象終究導致官媒下場批評,B站封禁了馬保國賬號。

      2020年11月15日,馬保國通過微博宣布退隱。此后,也很少再有人去關注馬保國去哪了,不過他的表情包依然在年輕人中流傳。

      隱退于互聯網的馬保國,生活并未平靜。去年年底,在接受《封面新聞》采訪時,馬保國說,他的武館經常因為被舉報而面臨各種檢查,后來就關店了。

      “黑紅黑紅的”馬保國,一直活在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中。實際上,在直播中比劃中國功夫,并不是重返互聯網的馬保國第一次在眾人面前出風頭,回歸的馬保國已經“變相”走上了國際舞臺。

      今年3月,馬保國被一位網友用40美金直接送到了美國紐約時代廣場的巨幅廣告板上。15秒的視頻里,馬保國向全世界展示了他自創的“閃電五連鞭”。

      馬保國在社交媒體上回應了這件事,表示視頻展示了五連鞭,讓外國人知道中國獨有的功夫,是好事,但是另一方面,“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轉發我的五連鞭是不是侵權”?

      B.

      在這個時代,流量就是金錢,對馬保國來說也不例外。

      無論是到海外開班授課,回國后立起所謂的“武術大師”人設,還是被人一拳KO成武林笑柄,最后以69歲高齡的“失敗者小丑”形象爆紅網絡,馬保國的發展最終都指向了利益。

      在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馬保國曾解釋自己出國賺錢是為了還錢。2002年,馬保國的兒子出國留學借了十多萬。而當時已經48歲的馬保國,一家子一個月工資合計2000元左右,光是還錢就需要十幾年,這才讓他產生了去國外教習武術賺錢的想法,以至于發展到在國外開了個武館收學費。

      2007年,56歲的他回國,為了更好的立人設,還拍攝了他和兩個英國搏擊冠軍對打輸給自己的視頻做宣傳。一邊創立渾元形意太極門,廣招學徒;一邊出書《我在英國教功夫》賺錢。

      可以說,馬保國一直費盡心力樹立權威能打的人設。這才有了2020年,馬保國這位“武術大師”被“一拳KO”的反差效果,“被揍得鼻青臉腫還要一本正經解釋”的視頻使他成為社交平臺甚至是整個互聯網的調侃對象。

      然而火不過一個月,馬保國就消失在了那個冬天的互聯網中,賺錢的希望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在“消失”的時間里,馬保國并沒有躺平。宣布隱退的第二天,馬保國就宣布要投身影視圈出演電影《少年功夫王》,這部電影大概講述的是一位少年克服各種困難,最終在拳臺上贏了對手,也贏得了對手尊重的故事。

      有意思的是,這兩個結局都是馬保國在現實生活中無法實現的。這部原本計劃于2021年上映的電影,早就通過了電影備案,結果卻一推再推,最后了無音訊,直到2023年都還沒有上映。

      就在今年2月份,演武堂的微信公眾號發文“院線電影《少年功夫王》即將啟動”,文中解釋了由于疫情沒能開機,元宵節后正式啟動項目。底下仍然有網友追問:馬老師出演嗎?

      現在看來,這部影片或許還能等著馬保國重回互聯網頂流的這一天。如今,馬保國繼續出來賺錢,靠著“閃電五連鞭”圈粉的他,已經瞄向了直播帶貨。

      2022年年底,接受《封面新聞》采訪時,馬保國說自己絕不直播,絕不帶貨。當時馬保國還說,自己是受短視頻平臺主動邀請才開的賬號。言外之意,是視頻平臺看中了馬保國的流量。

      然而,兩個多月后,馬保國就在自己的直播中開始帶貨。飛瓜數據顯示,今年3月12日凌晨一點左右,馬保國一邊閑聊,一邊在直播間熱賣家居用品,當時有超過六千人涌進直播間,盡管馬保國并沒有對商品進行任何講解。但是仍然有粉絲為馬保國買單,銷售額750-1000元。

      如果說這場直播帶貨是試水,那么4月1日馬保國的直播帶貨,就能看到他一舉投身直播帶貨這個行業賺錢的決心:在“接化發”的有??駳g中,馬保國賣力推銷。

      C.

      人們依然對馬保國現象褒貶不一??吹綇统鰵w來的馬保國,有人說:“如果嘩眾取寵的價值觀被人敬佩,是世道的悲哀?!?/p>

      而有人同情馬保國,“如果讓我扮小丑給妻兒賺錢,我肯定做不到”;有人認為他是時代的產物,互聯網時代造就了許多“小丑”,他們看似愚蠢,實則是在扮演小丑,而互聯網讓“小丑”得以變現。

      在互聯網時代,的確有不少人愿意為“流量丑角”而買單。比如早期的芙蓉姐姐,一度有經紀公司找上門找她簽約,接商演、出演網絡短劇、推出個人單曲,甚至舉辦演唱會,將流量變現。

      馬保國也正在嘗試將“諷刺”和“嘲笑”轉化為“收益”。在馬保國的帶貨直播間,網友為他買單,不斷有人大呼“馬老師給我們快樂”“必須支持馬大師的精神”“馬老師是飽經滄桑的武術家”“信馬老師得永生”......

      年輕人全然是推崇馬保國嗎?倒也未必,不過是馬保國現象契合了當代年輕人的自黑和自嘲心態?;蛟S如意大利作家翁貝托·艾柯曾在《丑的歷史》中寫道,我們可以吊詭地說,嚴肅和陰郁是健康的樂觀主義者的特權,笑聲則是在悲觀中辛苦度日者的良藥。當越來越多的人得知馬保國開始直播帶貨的時候,他們也要在直播間感慨一句:小丑竟是我自己。

      不過,馬保國的“小丑”變現還存在一些問題。

      馬保國直播帶貨的銷售額和銷量并不亮眼。飛瓜數據顯示,4月1日,馬保國直播間的銷售額在25~50萬。其中銷量最好的是一款售價9.9元的蝦肉餅,銷量為7500-1萬單,銷售額累計7.5萬-10萬;直播間服飾銷量大多在500單左右,一些售價9.9元的產品,如嬰幼兒濕巾、白鞋清洗劑銷量都在50單以下。

      與其直播間的觀看數與漲粉數相比,馬保國以直播帶貨的方式流量變現的效率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換句話說,單純來看熱鬧的人太多了。

      另一方面,直播間屢屢因投訴被封禁,也表示著馬保國的“小丑”變現面臨的問題沒有解決?!昂诩t”雖然有效,但就好像走鋼絲,馬保國如何避免像兩年前一樣掉下鋼絲?

      本文為轉載內容,授權事宜請聯系原著作權人。
      加勒比久久HEYZO|4444kk亚洲人成电影|色舞月亚洲综合一区二区|24小时日本在线www免费看

        <big id="h13nx"></big>

        <noframes id="h13nx">
        <output id="h13nx"><rp id="h13nx"></rp></output>
          <noframes id="h13nx">

          <b id="h13nx"><ol id="h13nx"></ol></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