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h13nx"></big>

    <noframes id="h13nx">
    <output id="h13nx"><rp id="h13nx"></rp></output>
      <noframes id="h13nx">

      <b id="h13nx"><ol id="h13nx"></ol></b>
      正在閱讀:

      互聯網“大佬”再創業背后:野心、理想和現實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互聯網“大佬”再創業背后:野心、理想和現實

      當沒有了風,平地上的大佬也難起飛。

      圖片來源:pexels-Ono Kosuki

      文|Tech星球 楊曉鶴

      自從2020年12月官宣退休后,王慧文“神隱”了很長時間。

      這段時間,他經常思考一些形而上的東西,迭代自己的思考系統。喜歡折騰的王慧文,在美團內部做完外賣后,又折騰了共享單車、充電寶、閃購等業務,但這些并沒有讓他過癮。熟悉王慧文的朋友都知道,他在離開美團后一直在看機會,“老王心中那團火,從沒有熄滅?!?/p>

      研究過Web 3.0,研究過AI,直到ChatGPT才讓他看到新機會。2023年2月13日,王慧文官宣創立“光年之外”公司。此后密集拜訪他的清華朋友圈,洽談收購事宜。

      Tech星球獲悉,目前王慧文已經洽談了一流科技、深言科技和面壁智能等清華系AI公司,其中一流科技最接近收購,目前已經進入談價格階段。

      ChatGPT同樣讓另一位離開大廠的大佬找到創業方向,他就是前搜狗CEO王小川。在搜狗并入騰訊PCG業務部半年后,選擇了離職創業,企查查消息顯示,其AI公司名為五季智能,他已經和前微軟首位華人總裁沈向洋組隊,發展中文語言大模型。

      相比之下,前釘釘總裁陳航(花名無招)在離開阿里后,并沒有選擇AI 風口創業,經過2年多時間的低調布局后,發布了一款有燈光律動的硬件產品——GPods耳機。此前,無招矢志要將釘釘做成全球“10億用戶”的企業服務產品,在“云釘一體”戰略提出后,釘釘的目標從規模轉向營收,無招的夢想已經無法實現?,F在出乎意料地做了一款會發光的耳機,很多人評價是大材小用。

      尋覓下一個機遇

      事實上,從大廠離開后,王慧文在美團擁有股份的身價是120億(2020年套現2.7億港元);王小川的搜狗被并購后,獲得的身價是1.15億美元;無招的身價,尚無公開可查數據。

      從實際可支配的資金規???,幾位大佬都不算巨多。但投資機構都對其趨之若鶩。畢竟市面上,還有幾個操盤過千億生意的人,還能從0創業?

      在無招開始創業之際,36氪就曾報道:“其項目估值已經漲到了幾十億人民幣,能投進去的不多?!?/p>

      但對于無招來說,其實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想好做什么。無招曾向周天財經說道:“搞汽車跟我們現在狀態不符合,資金實力以及時間點不太對。摩托也考慮過,電動摩托也是機會,但也不太合適?!痹跓o招看來,在阿里起手高舉高打是沒問題的,但今天作為一個真正的創業公司,有遠大理想沒問題,更需要腳踏實地,首先得活下來。

      據阿里接近過無招的人士趙輝介紹,無招最初的創業想法,應該是做跨境電商ERP。前陣子華為自研了MetaERP管理系統,在SaaS圈引起了震動。當時消息傳出,導致用友網絡股價跌停,金蝶股價跌了18%。還好華為后來宣布,這款產品自用不對外。

      現在基于云形態做ERP,也還缺乏全球巨頭。但華為MetaERP,是完全用自己的操作系統、數據庫、編譯器,相當于從底層完全自研,這就無限拔高了技術門檻。無招的新創業公司,前端缺乏龐大業務支撐系統測試,后端缺乏雄厚技術支撐,巨頭比不過,電商ERP又有很多懂行的中小玩家,這個賽道看起來就有點雞肋了。

      趙輝向Tech星球分析,現在無招做的賦能平臺,很可能和“涂鴉模式”類似。也是從阿里離職創業的IoT(物聯網)企業涂鴉,主要模式就是提供藍牙/wifi芯片技術支持,以及海外的銷售渠道和品牌賦能,幫助很多硬件白牌企業出海。

      “我們做最佳實踐的目的,是希望成為一個為中國制造業賦能的公司,現在我們自己做品牌驗證”,無招自己也證實了要做賦能模式。但這一模式,對于無招來說,畢竟也是跨界,所以無招先自己做了一款硬件產品——GPods耳機,向行業證明自己有能力做好產品,未來也能幫客戶做好產品。

      同樣的情況,王慧文也受限于時代機遇,在移動互聯網紅利趨于消失之際,他也琢磨了很久機遇。一開始對什么業務也沒產生興趣,直到2022年4月,他開始思考Web 3.0,并對Crypto產生了強烈的興趣。他前下屬也有去新加坡創業,但Web 3.0囿于政策法規,如何落地始終是個難題。

      不同于美團創始人王興的身家體量,王興還以個人身份,投資了理想汽車、元宇宙社區,對于王慧文來說,這些看得見的機會,資金門檻都很高。而類ChatGPT,前景廣闊,技術門檻很高,能更好隔絕一部分玩票土豪,這讓王慧文毫不猶豫入局。

      在被騰訊收購的最后階段,王小川努力拓展了AI翻譯筆、AI醫療等業務,試圖幫助搜狗找到巨頭之下的生存法則。在被騰訊收購后,選擇離開的王小川,據說還曾經研究過一陣子AI中醫。

      清華的學術氛圍,讓王小川也對ChatGPT更有興趣。在微博上,王小川解釋為什么要創業做ChatGPT:“中國需要自己的OpenAI,就需要技術理想主義?!睘槭裁醋约焊袡C會,是因為“大廠受限于自己的業務牽引,追逐資本熱點的創業公司更動作變形?!蓖跣〈ǖ膭摌I屬于中間形態,不是巨頭,但資源也比創業公司更有優勢。

      放平心態與精益創業

      在從大廠離開時,無招是44歲,王慧文是45歲,王小川是42歲,對于這些年紀接近80后,已經成為大佬級別的人來說,再次創業已經沒有豪言壯語,有的更多是放平的心態與精益創業的精神。

      譬如,在無招更懂的To B圈,SaaS領域確實還有很多機會。單做CRM的salesforce公司,市值就高達2000億美元,相當于京東+拼多多+百度三家公司市值之和。但離開阿里后,無招已經不做“10億用戶規模,千億美金估值”的夢想了,他最終選擇做加速時代品牌發展的“乙方”。

      據IoT行業人士李明對Tech星球表示,做這個耳機的成本,大概是在幾百萬元之間?!霸O計成本100萬元搞定,找工廠開模100-200萬,品牌和宣傳目前也沒啟動?!边@其中,GPods還有“洛可可”負責制造管理,品勝負責質量管理。后續的銷售,估計依賴此前釘釘出海的渠道??苫ㄥX的地方不算多。

      接下來在做寵物產品,這個項目也不會有大資源投入,都是些低成本打樣項目。對于無招這種級別大佬來說,現在創業是幾千萬元都舍不得燒,一分錢都省著花。

      而對于王慧文來說,錢也要花在刀刃上,據Tech星球獨家獲悉,“光年之外”公司并不是要全資收購一流科技,而是打算收購打造OneFlow的十幾個核心算法人員。這家公司也是清華系的創始人,王慧文在創業過程中,意識到語言算法大模型的研發困難度,收購一家校友企業的核心資產,還是能走節省時間的捷徑。

      “這就好比王慧文要做一鍋菜,但是發現如果用Facebook的PyTorch,這些開源的深度學習框架,炒菜的鍋有點小,而如果用OneFlow,則能造出中文版的大鍋?!币涣骺萍純炔咳藛T楊洋告訴Tech星球,本來一流科技商業化困難,去年底還裁員一大波。ChatGPT帶火了大模型,這下成了香餑餑,但王慧文也是精益創業,并沒有全部收購一流科技。

      而對于王小川來說,目前創業還在組人階段。沈向洋在AI學術圈,擁有十足的人脈,有利于后續招募技術大牛。此前,“搜狗輸入法之父”馬占凱宣布加入“光年之外”公司,很多人困惑其為何選擇王慧文,而不是跟隨王小川創業。拋開王慧文更有錢之外,還有重要因素是馬占凱和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長劉江合著了“chatGPT ”的書,這本書還沒出版。

      而在張江選擇加盟王慧文之后,馬占凱也有了理由加盟“光年之外”。

      相比王慧文的風風火火,王小川這次創業有些低調。畢竟王慧文身后,還有王興這個大佬。3月8日,王興宣布個人投資王慧文的A輪,并出任”光年之外“董事。有領投的個人,大模型再燒錢,投資機構也敢跟投了。

      目前,還沒有消息顯示,王小川的新項目獲得了投資。但其個人和創業團隊履歷,應該也不難獲得投資機構關注。

      還有機會成就新偉業嗎?

      無輪主動還是被動離開,大佬對此前的事業也有很深的感情在里面。同時他們也知道,在做一番同等事業,已經很難了。

      無招就是如此,在杭州科技園, 原釘釘總部隔一條街,無招這里建立了自己的“HHO”(兩氫一氧)公司。

      以前,釘釘是阿里最能加班的部門,無招也是有名的”卷王“。而這一切,主要源于釘釘還有一個很大的理想。一直以來,釘釘以用戶規模為導向,2020年無招宣布釘釘用戶數突破 3 億。大廠孩子不擔心斷奶,無招喊出了釘釘要在全球拿下10億用戶的目標。對于一款To B產品來說,用戶規模本不是第一目標,但或許是當年無招負責的來往,兵敗微信之后,無招內心還有一個規模執念。

      釘釘狂奔之際,對營收則沒有上心。據悉,釘釘2020年的營收是10億左右,釘釘每年的服務器費用,也許都不止這個數。顯然,釘釘這些營收聊勝于無。

      而HHO公司,目前還沒有任何收入。他期待其創造的賦能平臺,能成為中國制造大航海時代,普遍選用的平臺。但這個中臺模式的產品,沒有核心技術能力賦能,更多是產品、品牌、渠道賦能。對比涂鴉智能,此前也曾有自己的芯片,騰訊云的投資支持,以及亞馬遜的金牌渠道,可如今市值已經從千億跌到不足百億,原因無外乎成熟的企業,這些能力都要自己具備。

      HHO的優勢,除了無招帶出來的幾十人精兵悍將,可能是洛可可和品勝兩個行業專業玩家的支撐,但面臨的挑戰也足夠大。

      而對于王慧文和王小川來說,大模型帶來的通用AI機會,確實是AI的“iPhone時代”。巨大的機會也吸引了所有玩家,王慧文和王小川自然也需要獨自面對巨頭的競爭。

      目前,百度的文心一言是千億級別大數據訓練,阿里的M6是萬億級別數據訓練。有行業人士提到“其實大家訓練數量級在同一級別,數據豐度不一樣,就像漁網的空隙大小,網大就多訓練,網小就精細化訓練?!?/p>

      無論以怎么樣的數據豐度訓練,巨頭的優勢都是無可比擬的存在。

      王慧文正在洽談的一流科技,就因為其深度學習框架,面臨百度飛槳和華為昇思的降緯競爭,公司發展進入艱難境況。王慧文另一家意向收購的公司,深言科技推出的WantWords、WantQuotes等產品已有數百萬用戶。作為目前市面還算成熟的中文信息處理引擎,實際落地產品還只是一些摘詞、摘句的輕量化應用。

      當然,如果直接用國外開源的框架,直接做應用層的創新,也未嘗不可。AI頭像、數字人直播、智能交流機器人都是藍海市場,只是對于王慧文、王小川來說,不做底層創新,也就失去了超越原來事業的機會。

      當下階段的王慧文和王小川,還處于四處找深度學習框架,搭建漁網的階段,何時出海,去哪捕魚沒有確定。重要的是已經再次起航,放下過去的光環和榮譽,向新的大陸出發。

      本文為轉載內容,授權事宜請聯系原著作權人。

      評論

      暫無評論哦,快來評價一下吧!

      下載界面新聞

      微信公眾號

      微博

      互聯網“大佬”再創業背后:野心、理想和現實

      當沒有了風,平地上的大佬也難起飛。

      圖片來源:pexels-Ono Kosuki

      文|Tech星球 楊曉鶴

      自從2020年12月官宣退休后,王慧文“神隱”了很長時間。

      這段時間,他經常思考一些形而上的東西,迭代自己的思考系統。喜歡折騰的王慧文,在美團內部做完外賣后,又折騰了共享單車、充電寶、閃購等業務,但這些并沒有讓他過癮。熟悉王慧文的朋友都知道,他在離開美團后一直在看機會,“老王心中那團火,從沒有熄滅?!?/p>

      研究過Web 3.0,研究過AI,直到ChatGPT才讓他看到新機會。2023年2月13日,王慧文官宣創立“光年之外”公司。此后密集拜訪他的清華朋友圈,洽談收購事宜。

      Tech星球獲悉,目前王慧文已經洽談了一流科技、深言科技和面壁智能等清華系AI公司,其中一流科技最接近收購,目前已經進入談價格階段。

      ChatGPT同樣讓另一位離開大廠的大佬找到創業方向,他就是前搜狗CEO王小川。在搜狗并入騰訊PCG業務部半年后,選擇了離職創業,企查查消息顯示,其AI公司名為五季智能,他已經和前微軟首位華人總裁沈向洋組隊,發展中文語言大模型。

      相比之下,前釘釘總裁陳航(花名無招)在離開阿里后,并沒有選擇AI 風口創業,經過2年多時間的低調布局后,發布了一款有燈光律動的硬件產品——GPods耳機。此前,無招矢志要將釘釘做成全球“10億用戶”的企業服務產品,在“云釘一體”戰略提出后,釘釘的目標從規模轉向營收,無招的夢想已經無法實現?,F在出乎意料地做了一款會發光的耳機,很多人評價是大材小用。

      尋覓下一個機遇

      事實上,從大廠離開后,王慧文在美團擁有股份的身價是120億(2020年套現2.7億港元);王小川的搜狗被并購后,獲得的身價是1.15億美元;無招的身價,尚無公開可查數據。

      從實際可支配的資金規???,幾位大佬都不算巨多。但投資機構都對其趨之若鶩。畢竟市面上,還有幾個操盤過千億生意的人,還能從0創業?

      在無招開始創業之際,36氪就曾報道:“其項目估值已經漲到了幾十億人民幣,能投進去的不多?!?/p>

      但對于無招來說,其實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想好做什么。無招曾向周天財經說道:“搞汽車跟我們現在狀態不符合,資金實力以及時間點不太對。摩托也考慮過,電動摩托也是機會,但也不太合適?!痹跓o招看來,在阿里起手高舉高打是沒問題的,但今天作為一個真正的創業公司,有遠大理想沒問題,更需要腳踏實地,首先得活下來。

      據阿里接近過無招的人士趙輝介紹,無招最初的創業想法,應該是做跨境電商ERP。前陣子華為自研了MetaERP管理系統,在SaaS圈引起了震動。當時消息傳出,導致用友網絡股價跌停,金蝶股價跌了18%。還好華為后來宣布,這款產品自用不對外。

      現在基于云形態做ERP,也還缺乏全球巨頭。但華為MetaERP,是完全用自己的操作系統、數據庫、編譯器,相當于從底層完全自研,這就無限拔高了技術門檻。無招的新創業公司,前端缺乏龐大業務支撐系統測試,后端缺乏雄厚技術支撐,巨頭比不過,電商ERP又有很多懂行的中小玩家,這個賽道看起來就有點雞肋了。

      趙輝向Tech星球分析,現在無招做的賦能平臺,很可能和“涂鴉模式”類似。也是從阿里離職創業的IoT(物聯網)企業涂鴉,主要模式就是提供藍牙/wifi芯片技術支持,以及海外的銷售渠道和品牌賦能,幫助很多硬件白牌企業出海。

      “我們做最佳實踐的目的,是希望成為一個為中國制造業賦能的公司,現在我們自己做品牌驗證”,無招自己也證實了要做賦能模式。但這一模式,對于無招來說,畢竟也是跨界,所以無招先自己做了一款硬件產品——GPods耳機,向行業證明自己有能力做好產品,未來也能幫客戶做好產品。

      同樣的情況,王慧文也受限于時代機遇,在移動互聯網紅利趨于消失之際,他也琢磨了很久機遇。一開始對什么業務也沒產生興趣,直到2022年4月,他開始思考Web 3.0,并對Crypto產生了強烈的興趣。他前下屬也有去新加坡創業,但Web 3.0囿于政策法規,如何落地始終是個難題。

      不同于美團創始人王興的身家體量,王興還以個人身份,投資了理想汽車、元宇宙社區,對于王慧文來說,這些看得見的機會,資金門檻都很高。而類ChatGPT,前景廣闊,技術門檻很高,能更好隔絕一部分玩票土豪,這讓王慧文毫不猶豫入局。

      在被騰訊收購的最后階段,王小川努力拓展了AI翻譯筆、AI醫療等業務,試圖幫助搜狗找到巨頭之下的生存法則。在被騰訊收購后,選擇離開的王小川,據說還曾經研究過一陣子AI中醫。

      清華的學術氛圍,讓王小川也對ChatGPT更有興趣。在微博上,王小川解釋為什么要創業做ChatGPT:“中國需要自己的OpenAI,就需要技術理想主義?!睘槭裁醋约焊袡C會,是因為“大廠受限于自己的業務牽引,追逐資本熱點的創業公司更動作變形?!蓖跣〈ǖ膭摌I屬于中間形態,不是巨頭,但資源也比創業公司更有優勢。

      放平心態與精益創業

      在從大廠離開時,無招是44歲,王慧文是45歲,王小川是42歲,對于這些年紀接近80后,已經成為大佬級別的人來說,再次創業已經沒有豪言壯語,有的更多是放平的心態與精益創業的精神。

      譬如,在無招更懂的To B圈,SaaS領域確實還有很多機會。單做CRM的salesforce公司,市值就高達2000億美元,相當于京東+拼多多+百度三家公司市值之和。但離開阿里后,無招已經不做“10億用戶規模,千億美金估值”的夢想了,他最終選擇做加速時代品牌發展的“乙方”。

      據IoT行業人士李明對Tech星球表示,做這個耳機的成本,大概是在幾百萬元之間?!霸O計成本100萬元搞定,找工廠開模100-200萬,品牌和宣傳目前也沒啟動?!边@其中,GPods還有“洛可可”負責制造管理,品勝負責質量管理。后續的銷售,估計依賴此前釘釘出海的渠道??苫ㄥX的地方不算多。

      接下來在做寵物產品,這個項目也不會有大資源投入,都是些低成本打樣項目。對于無招這種級別大佬來說,現在創業是幾千萬元都舍不得燒,一分錢都省著花。

      而對于王慧文來說,錢也要花在刀刃上,據Tech星球獨家獲悉,“光年之外”公司并不是要全資收購一流科技,而是打算收購打造OneFlow的十幾個核心算法人員。這家公司也是清華系的創始人,王慧文在創業過程中,意識到語言算法大模型的研發困難度,收購一家校友企業的核心資產,還是能走節省時間的捷徑。

      “這就好比王慧文要做一鍋菜,但是發現如果用Facebook的PyTorch,這些開源的深度學習框架,炒菜的鍋有點小,而如果用OneFlow,則能造出中文版的大鍋?!币涣骺萍純炔咳藛T楊洋告訴Tech星球,本來一流科技商業化困難,去年底還裁員一大波。ChatGPT帶火了大模型,這下成了香餑餑,但王慧文也是精益創業,并沒有全部收購一流科技。

      而對于王小川來說,目前創業還在組人階段。沈向洋在AI學術圈,擁有十足的人脈,有利于后續招募技術大牛。此前,“搜狗輸入法之父”馬占凱宣布加入“光年之外”公司,很多人困惑其為何選擇王慧文,而不是跟隨王小川創業。拋開王慧文更有錢之外,還有重要因素是馬占凱和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長劉江合著了“chatGPT ”的書,這本書還沒出版。

      而在張江選擇加盟王慧文之后,馬占凱也有了理由加盟“光年之外”。

      相比王慧文的風風火火,王小川這次創業有些低調。畢竟王慧文身后,還有王興這個大佬。3月8日,王興宣布個人投資王慧文的A輪,并出任”光年之外“董事。有領投的個人,大模型再燒錢,投資機構也敢跟投了。

      目前,還沒有消息顯示,王小川的新項目獲得了投資。但其個人和創業團隊履歷,應該也不難獲得投資機構關注。

      還有機會成就新偉業嗎?

      無輪主動還是被動離開,大佬對此前的事業也有很深的感情在里面。同時他們也知道,在做一番同等事業,已經很難了。

      無招就是如此,在杭州科技園, 原釘釘總部隔一條街,無招這里建立了自己的“HHO”(兩氫一氧)公司。

      以前,釘釘是阿里最能加班的部門,無招也是有名的”卷王“。而這一切,主要源于釘釘還有一個很大的理想。一直以來,釘釘以用戶規模為導向,2020年無招宣布釘釘用戶數突破 3 億。大廠孩子不擔心斷奶,無招喊出了釘釘要在全球拿下10億用戶的目標。對于一款To B產品來說,用戶規模本不是第一目標,但或許是當年無招負責的來往,兵敗微信之后,無招內心還有一個規模執念。

      釘釘狂奔之際,對營收則沒有上心。據悉,釘釘2020年的營收是10億左右,釘釘每年的服務器費用,也許都不止這個數。顯然,釘釘這些營收聊勝于無。

      而HHO公司,目前還沒有任何收入。他期待其創造的賦能平臺,能成為中國制造大航海時代,普遍選用的平臺。但這個中臺模式的產品,沒有核心技術能力賦能,更多是產品、品牌、渠道賦能。對比涂鴉智能,此前也曾有自己的芯片,騰訊云的投資支持,以及亞馬遜的金牌渠道,可如今市值已經從千億跌到不足百億,原因無外乎成熟的企業,這些能力都要自己具備。

      HHO的優勢,除了無招帶出來的幾十人精兵悍將,可能是洛可可和品勝兩個行業專業玩家的支撐,但面臨的挑戰也足夠大。

      而對于王慧文和王小川來說,大模型帶來的通用AI機會,確實是AI的“iPhone時代”。巨大的機會也吸引了所有玩家,王慧文和王小川自然也需要獨自面對巨頭的競爭。

      目前,百度的文心一言是千億級別大數據訓練,阿里的M6是萬億級別數據訓練。有行業人士提到“其實大家訓練數量級在同一級別,數據豐度不一樣,就像漁網的空隙大小,網大就多訓練,網小就精細化訓練?!?/p>

      無論以怎么樣的數據豐度訓練,巨頭的優勢都是無可比擬的存在。

      王慧文正在洽談的一流科技,就因為其深度學習框架,面臨百度飛槳和華為昇思的降緯競爭,公司發展進入艱難境況。王慧文另一家意向收購的公司,深言科技推出的WantWords、WantQuotes等產品已有數百萬用戶。作為目前市面還算成熟的中文信息處理引擎,實際落地產品還只是一些摘詞、摘句的輕量化應用。

      當然,如果直接用國外開源的框架,直接做應用層的創新,也未嘗不可。AI頭像、數字人直播、智能交流機器人都是藍海市場,只是對于王慧文、王小川來說,不做底層創新,也就失去了超越原來事業的機會。

      當下階段的王慧文和王小川,還處于四處找深度學習框架,搭建漁網的階段,何時出海,去哪捕魚沒有確定。重要的是已經再次起航,放下過去的光環和榮譽,向新的大陸出發。

      本文為轉載內容,授權事宜請聯系原著作權人。
      加勒比久久HEYZO|4444kk亚洲人成电影|色舞月亚洲综合一区二区|24小时日本在线www免费看

        <big id="h13nx"></big>

        <noframes id="h13nx">
        <output id="h13nx"><rp id="h13nx"></rp></output>
          <noframes id="h13nx">

          <b id="h13nx"><ol id="h13nx"></ol></b>